生死农贸市场

2020-03-01 11:05       网络整理

  生死农贸市场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姜璇

  2020年是武汉市国家卫生城市的复审年。

  1月16日,武汉市迎来了国家卫健委规划司组织的调研团。这个调研团赴武汉调研的重点内容是,了解城乡环境卫生综合整治、市场环境卫生整治及病媒生物防制等工作。

  彼时的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已经处于风口浪尖。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通报出现27例新冠肺炎病例的当天,《中国新闻周刊》曾探访华南海鲜市场。

  华南海鲜市场地处武汉闹市区,与汉口火车站仅相距一公里,分东西两区,有600多家商户,是个开业多年一直传言即将拆迁的老市场,直到2020年元旦,这个市场才休市整顿。

  疫情发生后,不少人担忧全国还有多少个华南海鲜市场?在商超、便利店以及生鲜电商等新型业态持续出现的今天,农贸市场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现实是,在中国数万亿的生鲜交易市场,农贸市场仍是居民的主要生鲜消费渠道,占比超过七成。

  “由于地方各级政府的认识不同,农贸市场在规划上不到位,再加上市场主体开放以后,有国有企业、有私营企业还有个人承包,造成了管理上的困难。”世界批发市场联合会副主席、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会长马增俊分析认为,对市场的管理方、经营者都要建立严格的市场准入和退出机制,农贸市场建设始终是一项民生工程,需要与城市的发展相协调。

  调研卫生城市

  国家卫健委规划司的调研团在武汉停留了两三天。此时,距离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休市整顿已经过去了两周。

  1月19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主持召开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部署武汉市农贸市场(菜市场)标准化改造工作。“大战100天,完成全市400家农贸市场提档升级工作”,这是当时的工作目标。

  实际上,这400家农贸市场是解决市民生鲜需求的主要渠道,占比达到70%-80%。

  作为舆论揣测疫情诱发焦点之一的位于武汉市二环边上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距离汉口火车站不到一千米,周边商圈密集,市场总建筑面积有5万平方米,东西两区共有1000余个摊位,其中西区部分摊位存在活禽、兽类等野生动物交易。

  武汉封城后,中心城区农贸市场几乎全部关闭,大量的零售需求都必须依靠商超来解决。

  一位不愿具名的随行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当时对疫情的判断还没有那么严重,农贸市场是卫生城市复检的必检单位,前后走访了汉口、武昌的八个市场,当时已经封闭的华南海鲜市场,是一个兼有批发和零售的综合市场,有水产,还有存在一些活禽、野生动物交易。”

  根据2019年9月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野生动物市场专项整治活动相关信息,在华南海鲜市场有近8家商户可以合法经营野生动物,包括售卖虎斑蛙、蛇、刺猬等。该海鲜市场在媒体的不断探访后被爆出,存在没有办理经营或养殖许可证、没有经过正规检疫部门监测等诸多非法经营的情况。

  “目前可以合法交易的野生动物很少,所以一般是商家在市场里捎带着卖的模式,只要是经过审批的合法的交易,市场不会做过多的干预。目前对哪类农贸市场可以进行交易,还没有明确的规定。”即使普通的标准化的市场,对市场内部的装修、卫生都有要求,长期研究农贸市场规划发展的新沃资本董事长朱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般蔬菜水果和肉类要分开设置,对于水产和禽类这种容易产生异味的都要求独立分区,包括污水的排放也要单独排放”。

  几个农贸市场走下来,上述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总体感觉武汉的农贸市场管理水准不高,比如有些市场存在私搭乱建等,与其他省份城市对比,市场的发展建设、管理水平有一定的距离。一般简单评判一个市场的标准,通俗直观感觉主要是看“六面一秤”——门面、场面、地面、台面、墙面、脸面和智能电子秤”。

  争议“农改超”

  作为农贸市场具有公共服务功能,在城市规划中是社会机理的组成部分。“这些遍布城乡的农副产品交换的重要场所,建设的比较早,普遍存在设施简陋、管理粗放、监管不力等问题。”朱灿分析说。

  实际上,负责居民饭桌的农贸市场,一直是中国大小城市的标配。星罗棋布的农贸市场,如同针线般将附近居民的生活编织在一起,成为城市、乡村共同生活体的一部分。这些农贸市场大多充当“菜篮子”“米袋子”,与普通人的一日三餐打交道。

相关推荐